个人空间,分享好文和知识经验。

沈从文经典语录

时间: 2014-12-22 00:57:50 分类: 经典语录

沈从文经典语录
  【1】: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 --沈从文 《湘行散记》
?
  【2】:我明白你会来,所以我等。 --沈从文 《雨后》
?
  【3】:我用手去触摸你的眼睛。太冷了。倘若你的眼睛这样冷,有个人的心会结成冰. --沈从文
?
  【4】:凡事都有偶然的凑巧,结果却又如宿命的必然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5】:我走过许多地方的路 行过许多地方的桥 看过许多次数的云 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 --沈从文 《沈从文家书》
?
  【6】:有些路看起来很近走去却很远的,缺少耐心永远走不到头。 --沈从文
?
  【7】:我就这样一面看水一面想你。 --沈从文
?
  【8】:该笑的时候没有快乐。该哭泣的时候没有眼泪。该相信的时候没有诺言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9】:在这个世界上,所有真性情的人,想法总是与众不同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10】:有些人是可以用时间轻易抹去的,犹如尘土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11】:我走过无数的桥,看过无数的云,喝过无数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纪的人,我应当为自己感到庆幸。 --沈从文
?
  【12】:生命都是太脆薄的一种东西,并不比一株花更经得住年月风雨,用对自然倾心的眼,反观人生,使我不能不觉得热情的可珍,而看重人与人凑巧的藤葛。在同一人事上,第二次的凑巧是不会有的。 --沈从文 《沈从文家书》
?
  【13】:一个人记得事情太多真不幸,知道事情太多也不幸,体会到太多事情也不幸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14】: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永远不会老去,但诗人他自己却老去了……在同一人事上,第二次的凑巧是不会有的。我生平只看过一回满月。但我也安慰自己说,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,我应该为自己感到庆幸...... --沈从文 《湘行散记》
?
  【15】:人事就是这样子,自己造囚笼,关着自己。自己也做上帝,自己来崇拜。生存真是一种可怜的事情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16】:日子平平的过了一个月,一切人心上的病痛,似乎皆在那份长长的白日下医治好了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17】:水是各处可流的,火是各处可烧的,月亮是各处可照的,爱情是各处可到的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18】:值得回忆的哀乐人事常是湿的。 --沈从文
?
  【19】:可是那个在月下唱歌,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轻人,还不曾回到茶峒来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20】: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,也许 明天 回来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21】: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,永远不会老去,但诗人他自己却老去了。 --沈从文
?
  【22】:征服自己的一切弱点,正是一个人伟大的起始.照我思索,能理解我;照我思索,可认识人。我只想造希腊小庙,这神庙供奉的是‘人性’。一辈子最怕的是在同一人生实在是一本书,内容复杂,分量沉重,值得翻到个人所能翻到的最后一页,而且必须慢慢的翻。征服自己的一切弱点,正是一个人伟大的起始.热情既使人疯狂糊涂,也使人明澈深思。 --沈从文
?
  【23】:为什么要挣扎?倘若那正是我要到的去处,用不着使力挣扎的。我一定放弃任何抵抗愿望。一直向下沉。不管它是带咸味的海水,还是带苦味的人生,我要沉到底为上。这才像是生活,是生命。我需要的就是绝对的皈依,从皈依中见到神。我是个乡下人,走到任何一处照便都带了一把尺,一把秤,和普遍社会总是不合。一切来到我命运中的事事物物,我有我自己的尺寸和分量,来证实生命的价值和意义。 --沈从文 《水云》
?
  【24】:像我这样的女人,总是以一个难题的形式出现在感情里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25】:人的寂寞,有时候很难用语言表达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26】:凡是我用过的东西,我对它总发生一种不可言说的友谊,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。 --沈从文 《湘行散记》
?
  【27】:白河下游到辰州与沅水汇流后,便略显浑浊,有出山泉水的意思。若溯流而上,则三丈五丈的深潭皆清澈见底。深潭为白日所映照,河底小小白石子,有花纹的玛瑙石子,全看得明明白白。水中游鱼来去,全如浮在空气里。两岸多高山,山中多可以造纸的细竹,常年作深翠颜色,逼人眼目。近水人家躲在桃杏花里,春天时只需注意,凡有桃花处必有人家,凡有人家处必可沽酒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28】:我要建一座希腊小庙,里面供奉的是人性。 --沈从文
?
  【29】:日头没有辜负我们,我们也切莫辜负日头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30】:倘若你的眼睛真是这样冷,在你鉴照下,有个人的心会结成冰。 --沈从文 《月下》
?
  【31】:我先以为我是个受得了寂寞的人,现在方明白我们自从在一处后,我就变成一个不能同你离开的人了……想起你我就忍受不了目前的一切了。我想打东西,骂粗话,让冷风吹冻自己全身。我得同你在一处,这心才能安静,事也才能做好! --沈从文 《湘行散记》
?
  【32】:宁可在法度外灭亡,不在法度中生存。 --沈从文
?
  【33】:我一生从不相信权力,只相信智慧。 --沈从文
?
  【34】: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,便是回到故乡。 --沈从文
?
  【35】:黄昏时天气十分郁闷,溪面各处飞着红蜻蜓。天上已起了云,热风把两山竹篁吹得声音极大,看样子到晚上必落大雨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36】:月光如银子,无处不可照及,山上篁竹在月光下皆成为黑色。身边草丛中虫声繁密如落雨。间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,忽然会有一只草莺“落落落落嘘!”啭着它的喉咙,不久之间,这小鸟儿又好象明白这是半夜,不应当那么吵闹,便仍然闭着那小小眼儿安睡了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37】:溪流如弓背,山路如弓弦,故远近有了小小差异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38】:为什么要挣扎?倘若那正是我要到的去处,用不着使力挣扎的。我一定放弃任何抵抗愿望。一直向下沉。不管它是带咸味的海水,还是带苦味的人生,我要沉到底为止。这才像是生活,是生命。 --沈从文
?
  【39】:这个世界也有人不了解海,不知爱海。也有人了解海,不敢爱海。 --沈从文 《八骏图》
?
  【40】:这并不是人的罪过。诗人们会在一件小事上写出整本整部的诗,雕刻家在一块石头上雕得出骨血如生的人像,画家一撇儿绿,一撇儿红,一撇儿灰,画得出一幅一幅带有魔力的彩画,谁不是为了惦着一个微笑的影子,或是一个皱眉的记号,方弄出那么些古怪成绩?翠翠不能用文字,不能用石头,不能用颜色把那点心头上的爱憎移到别一件东西上去,却只让她的心,在一切顶荒唐事情上驰骋。她从这分稳秘里,常常得到又惊又喜的兴奋。一点儿不可知的未来,摇撼她的情感极厉害,她无从完全把那种痴处不让祖父知道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41】: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永远不会老去,但诗人他自己却老去了。但我也安慰自己说,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,我应该为自己感到庆幸。 --沈从文 《湘行散记》
?
  【42】:学贸易,学应酬,学习到一个新地方去生活,且学习用刀保护身体同名誉,教育的目的,似乎在使两个孩子学得做人的勇气与正义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43】:我知道你会来,所以我等。 --沈从文
?
  【44】:即使踏着荆棘,也不觉悲苦;即使有泪可落,亦不是悲凉。 --沈从文
?
  【45】:我们相爱一生,一生还是太短。 --沈从文
?
  【46】:永远只想用无私和有爱来回答这个社会的无情。 --沈从文
?
  【47】:到了冬天,那个圮坍了的白塔,又重新修好了。可是那个在月下唱歌,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青人,还不曾回到茶峒来。 ? ? ………… ? ? 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,也许“明天”回来!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48】:船是只新船,油得黄黄的,干净得可以作为教堂的神龛。我卧的地方较低一些,可听得出水在船底流过的细碎声音。前舱用板隔断,故我可以不被风吹。我坐的是后面,凡为船后的天、地、水,我全可以看到。我就这样一面看水一面想你。我快乐,就想应当同你快乐,我闷,就想要你在我必可以不闷。我同船老板吃饭,我盼望你也在一角吃饭。 --沈从文 《湘行散记》
?
  【49】:翠翠依傍祖父坐着,问祖父: ? ? “爷爷,谁是第一个做这个小管子的人?” ? ? “一定是个最快乐的人,因为他分给人的也是许多快乐;可又象是个最不快乐的人作的,因为他同时也可以引起人不快乐!”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50】:要自己作主,站到对溪高崖竹林里为你唱三年六个月的歌是马路--你若欢喜走马路,我相信人家会为你在日头下唱热情的歌,在月光下唱温柔的歌,一直唱到吐血喉咙烂!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51】:每一只船总要有一个码头,每一只雀儿得有一个巢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52】:但真的历史却是一条河。从那日夜长流千古不变的水里石头和砂子,腐了的草木,破烂的船板,使我触着平时我们所疏忽了若干年代若干人类的哀乐! --沈从文 《湘行散记》
?
  【53】: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,把皮肤变得黒黑的,触目为青山绿水,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。自然既长养她切教育她,为人天真活泼,处处俨然如一只小兽物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54】:这时真静,我为了这静,好像读一首怕人的诗。这真是诗。不同处就是任何好诗所引起的情绪,还不能那么动人罢了。这时心里透明的,想一切皆深入无间。我在温习你的一切。我真带点儿惊讶,当我默读到生活某一章时,我不止惊讶。我称量我的幸运,且计算它,但这无法使我弄清楚一点点。你占去了我的感情全部。为了这点幸福的自觉,我叹息了。 --沈从文 《湘行散记》
?
  【55】:聪明人要理想生活,愚蠢人要习惯生活。聪明人以为目前并不完全好,一切应比目前更好,且竭力追求那个理想。愚蠢人对习惯完全满意,安于习惯,保护习惯。(在世俗观察上,这两种人称呼常常相反,安于习惯的被呼为聪明人,怀抱理想的人却成愚蠢家伙。) --沈从文
?
  【56】:要硬扎一点,结实一点,才配活到这块土地上!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57】:一个对于诗歌图画稍有兴味的旅客,在这小河中,蜷伏于一只小船上,作三十天的旅行,必不至于感到厌烦,正因为处处有奇迹,自然的大胆处与精巧处,无一处不使人神往倾心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58】:小楼上阳光甚美,心中茫然, 如一战败武士,受伤后独卧荒草间,武器与武力已全失。 午后秋阳照铜甲上炙热。 手边有小小甲虫,耳畔闻远处尚有落荒战马狂奔,不觉眼湿。 心中实充满作战雄心,又似觉一切已成过去, 生命中仅存残余一种幻念,一种陈迹的温习。 --沈从文 《浅渊》
?
  【59】:我要傍近你 ?方不至于难过 --沈从文
?
  【60】:我这一辈子,走过许多地方的路,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年龄的人。 --沈从文
?
  【61】:我总那么想,一条河对于人太有用处了。人笨,在创作上是毫无希望可言的。海虽俨然很大,给人的幻想也宽,但那种无变化的庞大,对于一个作家灵魂的陶冶无多益处可言。黄河则沿河都市人口不相称,地宽人少,也不能教训我们什么。长江还好,但到了下游,对于人的兴感也仿佛无什么特殊处。我赞美我这故乡的河,正因为它同都市相隔绝,一切极朴野,一切不普遍化,生活形式生活态度皆有点原人意味,对于一个作者的教训太好了。我倘若还有什么成就,我常想,教给我思索人生,教给我体念人生,教给我智慧同品德,不是某一个人,却实实在在是这一条河。 --沈从文 《湘行散记》
?
  【62】:时候变了,一切也自然不同了,皇帝已不再坐江山,平常人还消说!杨马兵想起自己年青作马夫时,牵了马匹到碧溪岨来对翠翠母亲唱歌,翠翠母亲不理会,到如今这自己却成为这孤雏的唯一靠山唯一信托人,不由得不苦笑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63】:“照理说:炒菜要人吃,唱歌要人听。可是人家为你唱,是要你懂他歌里的意思!” ? ? “爷爷,懂歌里什么意思?” ? ? “自然是他那颗想同你要好的真心!不懂那点心事,不是同听竹雀唱歌一样了吗?”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64】:翠翠每天皆到白塔下背太阳的一面去午睡,高处既极凉快,两山竹篁里叫得使人发松的竹雀和其它鸟类又如此之多,致使她在睡梦里尽为山鸟歌声所浮着,做的梦也便常是顶荒唐的梦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65】:我要在你眼波中去洗我的手,摩到你的眼睛,太冷了。倘若你的眼睛真是这样冷,在你鉴照下,有个人的心会结成冰。 --沈从文 《月下》
?
  【66】:我原以为我是个受得了寂寞的人。现在方明白我们自从在一起后,我就变成一个不能同你离开的人了 --沈从文 《致张兆和的情书》
?
  【67】:我爱你的灵魂,更爱你的肉体 --沈从文
?
  【68】:你的聪明像一只鹿, 你的别的许多德性又像一匹羊, 我愿意来同羊温存, 又耽心鹿因此受了虚惊, 故在你面前只得学成如此沉默; (几乎近于抑郁了的沉默!) 你怎么能知? ?我贫乏到一切: 我不有美丽的毛羽, 并那用言语来装饰他热情的本能亦无! 脸上不会像别人能挂上点殷勤, 嘴角也不会怎样来常深着微笑, 眼睛又是那样笨-- 追不上你意思所在。 ?别人对我无意中念到你的名字, 我心就抖战, 身就沁汗! 并不当到别人, 只在那有星子的夜里, 我才敢低低的喊叫你底名字。 --沈从文 《我喜欢你》
?
  【69】:我可以写出精美的文字,但伟大的文字我也许永远也写不出了。 --沈从文
?
  【70】:他们生活虽那么同一般社会疏远,但是眼泪与欢乐,在一种爱憎得失间,揉进了这些人生活里时,也便同另外一片土地另外一些年轻生命相似,全个身心为那点爱憎所浸透,见寒作热,忘了一切。若有多少不同处,不过是这些人更真切一点,也更近于糊涂一点罢了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71】:我曾做过可笑的努力,极力去和别的人要好,等到别人崇拜我,愿意做我的奴隶时我才明白,我不是一个首领,用不着别的女人用奴隶的心来服侍我,但我却愿意做奴隶,献上自己的心,给我爱的人。我说我很顽固地爱你,这种话到现在还不能用别的话来代替,就因为这是我的奴性。 --沈从文
?
  【72】:有人常常会问我们如何就会写小说?倘若我真真实实的来答复,我真想说:“你到湘西去旅行一年就好了。” --沈从文 《湘行散记》
?
  【73】:我的心总得为一种新鲜声音,新鲜颜色,新鲜气味而跳。我得认识本人生活以外的生活。我的智慧应当从直接生活上吸收消化,却不须从一本好书一句好话上学来。 --沈从文 《我读一本小书同时又读一本大书》
?
  【74】:小溪流下去,绕山岨流,约三里便汇入茶峒的大河。人若过溪越小山走去,则只一里路就到了茶峒城边。溪流如弓背,山路如弓弦,故远近有了小小差异。小溪宽约二十丈,河床为大片石头作成。静静的水即或深到一篙不能落底,却依然清澈透明,河中游鱼来去皆可以计数。小溪既为川湘来往孔道,水常有涨落,限于财力不能搭桥,就安排了一只方头渡船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75】:一个战士不是战死沙场,便要回到故乡。 --沈从文
?
  【76】:然而这地方的一切,虽在历史中也照样发生不断的杀戮,争夺,以及一到改朝换代时,派人民担负种种不幸命运,死的因此死去,活的被逼迫留发,剪发,在生活上受新朝代种种限制与支配。然而细细一想,这些人根本上又似乎与历史毫无关系。从他们应付生存的方法与排泄感情的娱乐上看来,竟好像古今相同,不分彼此。这时我所眼见的光景,或许就与两千年前屈原所见的完全一样。 --沈从文 《湘行散记》
?
  【77】:一切充满了善,然而到处是不凑巧。既然是不凑巧,因之素朴的善终难免产生悲剧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78】:生着气样匆匆的走了, 这是我的过错罢。 旗杆上的旗帜,为风激动, 飏于天空,那是风的过错。 只请你原谅这风并不是有意! --沈从文 《悔》
?
  【79】:有个小小的城镇,有一条寂寞的长街 --沈从文 《街》
?
  【80】:我一生最怕是闲,一闲就把生命的意义全失去了。 --沈从文
?
  【81】:“不安于当前事务,却倾心于现世光色,对于一切成例与观念皆十分怀疑,却常常为人生远景而凝眸。” --沈从文 《从文自传》
?
  【82】:时间使一些英雄美人成尘成土,把一些傻瓜坏蛋变得又富又阔 --沈从文 《沈从文精选集》
?
  【83】:一切光,一切声音,到这时已为黑夜所抚慰而安静了,只有水面上那一份红火与那一派声音。那种声音与光明,正为着水中的鱼与水面的渔人生存的搏战,已在这河面上存在了若干年,且将在接连而来的每个夜晚依然继续存在。我弄明白了,回到舱中以后,依然默听着那个单调的声音。我所看到的仿佛是一种原始人与自然战争的情景。那声音,那火光,接近于原始人类的武器! --沈从文 《湘行散记》
?
  【84】:照规矩,一到家里就会嗅到锅中所焖瓜菜的味道,且可见到翠翠安排晚饭在灯光下跑来跑去的影子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85】:毫无可疑,我对于这条河中的一切,经过这次旅行可以多认识了一些,此后写到它时也必更动人一些,在别人看来,我必可得到"更成功"的谀语,但在我自己,却成为一个永远不能用骄傲心情来作自己工作的补剂那么一个人了。我明白我们的能力,比自然如何渺小,我低首了。 --沈从文 《湘行散记》
?
  【86】:落月黄昏时节,占到那个巍然独立在万山环绕的孤城高处,眺望那些远近残毁的碉堡,还可依稀想见当时角鼓火炬传警告急的光景。 --沈从文 《沈从文家书》
?
  【87】:雨休息了,谢谢它: 今夜不再搅碎我的幽梦。 我需要一个像昨夜那么闪着青光的萤虫进来, 好让它满房乱飞, 把柔软的青色光炬, 照到顶棚,照到墙上。 ?在寂寞里,它能给人带进来的安慰, 比它翅子还大,比它尾部光炬还多。 它自己想是不知道什么寂寞的吧, 静夜里,幽灵似的, 每每还独自在我们的廊檐下徘徊! --沈从文 《萤火》
?
  【88】:我行过很多地方的桥 ?看过很多地方的云 ?喝过很多地方的酒 ?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--沈从文
?
  【89】:近水人家多在桃杏花里,春天时只需注意,凡有桃花处必有人家,凡有人家处必可沽酒。夏天则晒晾在日光下耀目的紫花布衣裤,可以作为人家所在的旗帜。秋冬来时,房屋在悬崖上的,滨水的,无不朗然入目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90】:黄昏来时翠翠坐在家中屋后白塔下,看天空为夕阳烘成桃花色的薄云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91】:我怎么会这样。极离奇。那么爱这个国家,爱熟与不熟的人,爱事业,爱知识,爱一切抽象原则,爱真理,爱年轻一代,毫不自私的工作了那么久,怎么会在这个时代过程中,竟把脑子毁去。把和社会应有关系与自己应有地位毁去。肉体精神两受损害到什么情形,谁也不明白 --沈从文 《从文自传》
?
  【92】:“我永远不厌倦的是”看“一切。宇宙万汇在动作中,在静止中,我皆能抓定她的最美丽与最调和的风度,但我的爱好却不能同一般目的相合。我不明白一切同人类生活相连结时的美恶,另外一句话说来,就是我不大能领会伦理的美。” --沈从文 《从文自传》
?
  【93】:“各种生活营养到我这个魂灵,使它触着任何一方面时皆有一闪光焰。 --沈从文 《从文自传》
?
  【94】:生命是太脆薄的一种东西,并不比一株花更经得住年月风雨,用对自然倾心的眼,反观人生。使我不能不觉得热情的可珍,而看重人与人凑巧的藤葛。 --沈从文
?
  【95】:“我的幻想更宽,寂寞也就更大了。” --沈从文 《从文自传》
?
  【96】:今年还是血,还是泪,文章没有了。力的衰颓,生命的迸散,我看到我自己的腐烂与灭亡,喑哑不敢作声。 --沈从文 《从文自传》
?
  【97】:大老何尝不想在车路上失败时走马路;但他一听到二老的坦白陈述后,他就知道马路只二老有分,自己的事不能提了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98】:二十年前澧州地方一个部队的马夫,姓贺名龙,一菜刀切下了一个兵士的头颅,二十年后就得惊动三省集中十万军队来解决这个马夫。谁个人会注意这小小节目,谁个人想象得到人类历史使用什么写成的! --沈从文 《湘行散记》
?
  【99】:说是总有那么一天, 你的身体成了我极熟的地方, 那转湾抹角,那小阜平冈; 一草一木我全知道清清楚楚, 虽在黑暗里我也不至于迷途。 如今这一天居然来了。 ?我嗅惯着了你身上的香味, 如同吃惯了樱桃的竹雀; 辨得出樱桃香味。 樱桃与桑葚以及地莓味道的不同, 虽然这竹雀并不曾吃过桑葚与地莓也明白的。 ?你是一枝柳, 有风时是动, 无风时是动: 但在大风摇你撼你一阵过后, 你再也不能动了。 我思量永远是风, 是你的风。 --沈从文 《颂》
?
  【100】:妹子,你的一双眼睛能使人快乐, 我的心依恋在你身边,比羊在看羊的 女人身边还要老实。 ?白白的脸上流着汗水,我是走路倦了的人, 你是那有绿的枝叶的路槐,可以让我歇憩。 ?我如一张离了枝头日晒风吹的叶子,半死, 但是你嘴唇可以使她润泽,还有你颈脖同额。 --沈从文 《无题》
?
  【101】:我看过多地方云走过多地方桥喝过多地方酒只爱过正当好年华女子 --沈从文 《由达园给张兆和》
?
  【102】:我梦到手足残缺是具尸骸, 不知是何人将我如此谋害? 人把我用粗麻绳子吊着颈, 挂到株老桑树上摇摇荡荡。 仰面向天我脸是蓝灰颜色, 口鼻流白汁又流紫黑污血; 岩鹰啄我的背膊见了筋骨, 垂涎的野狗向我假装啼哭。 --沈从文 《梦》
?
  【103】:虽不如秋来皎洁, 但朦胧憧憬: 又另有一种 凄凉意味。 ?有软软东风, 飘裙拂鬓; 春寒似犹堪怯! ?何处济亮笛声, 若诉烦冤, 跑来庭院? ?嗅着淡淡荼蘼, 人如在, 黯澹烟霭里。 --沈从文 《春月》
?
  【104】:一块绸子,灰灰的天! 点了小的“亮圆”;-- 白纸样剪成的“亮圆!” 我们据了土堆, 头上草虫乱飞。 ?平林漠漠,前村模样! 烟雾平平浮漾!-- 长帛样振荡的浮漾! 不见一盏小灯,遥闻唤鸡声音。 --沈从文 《薄暮》
?
  【105】:二十岁后我“不安于当前事务,却倾心于现世光色,对于一切成例与观念皆十分怀疑,却常常为人生远景而凝眸”,这份性格的形成,便应当溯源于小时在私塾中逃学习惯。 --沈从文 《沈从文精选集》
?
  【106】:尽管向更远处走去,向一个生疏世界走去,把自己生命押上去,赌一注看看,看看我自己来支配一下自己,比让命运来处置的更合理一点呢还是更糟糕一点?若好,一切有办法,一切今天不能解决的明天可望解决,那我赢了;若不好,向一个陌生地方跑去,我终于有一时节肚子瘪瘪的倒在人家空房下阴沟边,那我输了 --沈从文 《从文自传》
?
  【107】:”我们虽各在收入最少卑微的位置上做事,却生活的十分健康。有时即或胡闹,把所有点点钱完全花到一些最可笑事情方面去,生活也仍然是健康的。我们不大关心钱的用处,为的是我们正在生活,有许多生活,本来只需我们用身心去接近,去经验,却不必用一笔钱或一本书来作居间介绍。“ --沈从文 《从文自传》
?
  【108】:雨后放晴的天气,日头炙到人肩上背上已有了点儿力量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109】:“我们总以为这目前一分生活不是我们的生活。目前太平凡,太平安。我们要冒点险去作一件事,不管所作的是一件如何小事,当我们未明白以前,总得让我们去挑选,不管到头来如何不幸,我们总不埋怨这命运。” --沈从文 《从文自传》
?
  【110】:“我就是个不想明白道理却永远为现象所倾心的人。我看一切,却并不把那个社会价值搀加进去,估定我的爱憎。我不愿向价钱上的多少来为百物作一个好坏批评,却愿意考察它在我官觉上使我愉快不愉快的分量。” --沈从文 《从文自传》
?
  【111】:这儿荷花真好,你若来看,一定会很喜欢的 --沈从文 《在双溪,沈从文给他的表侄黄永玉写信时说》
?
  【112】:如爸爸同意,就早点让我知道,让我这个乡下人喝杯甜酒吧。 --沈从文
?
  【113】:他刚走到他自己那只小船边,就快乐的唱起来了。忽然税关复查处比邻吊脚楼人家窗口,露出一个年青妇人鬓发散乱的头颅,向河下人锐声叫将起来:“牛保,牛保,我同你说的话,你记着吗?” ? 年青水手向吊脚楼一方把手挥动着。 ? “唉,唉,我记得到!……冷!你是怎么的啊!快上床去!” ? 大约他知道妇人起身到窗边时,是还不穿衣服的。 ? 妇人似乎因为一番好意不能使水手领会,有点不高兴的神气。 ? “我等你十天,你有良心,你就来--”说着,彭的一声把格子窗放下了。这时节眼睛一定已红了。 --沈从文 《一个多情水手与一个多情妇人》
?
  【114】:这办法决定后,老马兵以为二老不久必可回来的,就依然把马匹托营上人照料,在碧溪岨为翠翠作伴,把一个一个日子过下去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?
  【115】:在这一段长长岁月中,世界上多少民族皆堕落了,衰老了,灭亡了。这地方的一切,虽在历史中也照样发生不断的杀戮,争夺,以及一到改朝换代时,派人民担负种种不幸命运,死的因此死去,活的被逼迫留发、剪发,在生活上受新朝代种种限制与支配。然而细细一想,这些人根本上又似乎与历史毫无关系。从他们应付生存的方法与排泄感情的娱乐上看来,竟好像今古相同,不分彼此。这时节我所眼见的光景,或许就与两千年前屈原所见的完全一样。 --沈从文 《箱子岩》
?
  【116】:我不能给那个小妇人什么,也再不作给那水手一点点钱的打算了,我觉得他们的欲望同悲哀都十分神圣,我不配用钱或别的方法渗进他们命运里去,扰乱他们生活上那一分应有的哀乐。 --沈从文 《湘行散记》
?
  【117】:能得着小孩子的爱, 能得着大人们的怜, 能得着怀有秋意的感伤者同情, 它是有福了。 ?怎么这样值得爱怜的小东西还须受人幽囚呢? 想起市场货摊上那些小小铁丝笼, 使我为它命运而悲伤。 原来,从憎恶里, 你可以取到自由: 人若爱你,他就愿意你进他造就的囚笼里去! --沈从文 《萤火》
?
  【118】:我看一切,却并不把那个社会价值搀加进去,估定我的爱憎。我不愿问价钱上的多少来为百物作一个好坏批评,却愿意考查他在我官觉上使我愉快不愉快的分量。我永远不厌倦的是“看”一切。宇宙万汇在运动中,在静止中,在我印象里,我都能抓定它的最美丽与最调和的风度,但我的爱好显然却不能同一般目的相合。我不明白一切同人类生活相联结时的美恶,另外一句话说来,就是我不大能领会伦理的美。接近人生时,我永远是个艺术家的感情,却绝不是所谓道德君子的感情。 --沈从文 《沈从文精选集》
?
  【119】:那个烟馆门前常常坐了一个年纪四十来岁的妇人,扁扁的脸上擦了很厚的一层白粉,眉毛扯得细细的,故意把五倍子染绿的家机布裤子,提得高高的,露出水红色洋袜子来。见士兵同火夫过神时,就把脸掉向里面,看也不看,表示正派贞静。若过身的穿着长衣或是军官,他便很巧妙的做一个眼风,把嘴角略动,且故意娇声娇气喊叫屋中男子,为她做点事情。我同兵士走过身时,只看到她的背影,同营副走过时,就看到她的正脸了。这点富于人性的姿态,我当时就很能欣赏它,注意到这些时,始终没有丑恶的感觉,只觉得这是“人”的事情。我一生活下来太熟悉这些“人”的事情了。比城市里作“夫人”“太太”的并没有什么高下之分。 --沈从文 《沈从文精选集》
?
  【120】:“有时听到堡子里的锣鼓声音,或是甚么人接亲,或是甚么人做斋事,‘娘,带我去看,’又象是命令又象是请求的说着;若无甚么别的理由推辞时,娘总得答应同去。去一会儿,或停顿在甚么人家喝一杯蜜茶,荷包里塞满了榛子、胡桃,预备回家时,有月亮天,甚么也不用,就可以走回家。遇到夜色晦黑,燃了一把油柴,毕毕剥剥的响着爆着,甚么也不用害怕。若到寨子里去玩时,还常有人打了灯笼火把送客,一直送到碾坊外边。三三觉得只有这类事是顶有趣味的事情。在雨里打灯笼走夜路,三三不能常常得到这机会,却常常梦到一人那么拿着小小红纸灯笼,在溪旁走着,好像只有鱼知道这回事。” --沈从文 《沈从文精选集》
?
  【121】:“小畜生明不明白只能在这个世界上活过十天八天?”明白也罢,不明白也罢,这小畜生是为了过年而赶来,应在这个地方死去的。此后固执而又柔和的声音,将在我耳边永远不会消失。我觉得犹豫起来了。我仿佛触着了这世界上一点东西,看明白了这世界上一点东西,心里软和得很。 --沈从文 《沈从文精选集》
?
  【122】:你大仙,你大神,睁眼看看我们这里人! 他们既诚实,又年轻,又身无疾病。 他们大人会喝酒,会做事,会睡觉。 他们孩子能长大,能耐饥,能耐冷。 他们牯牛肯耕田,山羊肯生仔,鸡鸭肯孵卵。他们女人会织布,会唱歌,会找她心中欢喜的情人! --沈从文 《沈从文精选集》
?
  【123】:我仿佛被一个极熟的人喊了又喊,人清醒后那个声音还在耳朵边。 --沈从文 《沈从文精选集》
?
  【124】:”我从他那儿知道了些新的,正在另一片土地同一日头所照及的地方的人,如何用他们的脑子,对于目前社会作一度检讨与批判,又如何幻想一个未来社会的标准与轮廓。“ --沈从文 《从文自传》
?
  【125】:茶峒地方凭水依山筑城,近山的一面,城墙如一条长蛇,缘山爬去。 --沈从文 《边城》

沈从文经典语录
Copyright 染云阁. Some Rights Reserved.